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关于小程序我们给投资人和创业者出了十道题

文章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发布日期:2018-08-17 22:08

  “小轻新,大不同”,腾讯刚刚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小程序日活跃账户已逾2亿,已经成为目前微信生态环境下不可忽视的一环。

  今年开始,不断有投资人在市场上喊话,要“All in 小程序”,不少投资机构都专门成立了小程序的投资小组。而继微信推出小程序之后,阿里、百度也纷纷推出自己的小程序。

  8月15日下午,寻找中国创客2018年度路演“小轻新,大不同”小程序专场举行,包括金客拉、 非码科技、递名片、即速应用、企迈云商、美拆、小V咖、波比英语、比心、生日管家、知识圈等十余家来自金融、在线教育、企业服务、社交等领域的小程序项目参与了路演。

  山水创投总经理王跃春、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信中利资本联席董事贾甜甜、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经纬中国副总裁戴旭、沸点资本副总裁马兰、熊猫资本副总裁丁一丁等多位知名投资人担任本场路演评委,对路演项目进行点评和打分。

  路演开场前,山水创投总经理王跃春在致辞中说,小程序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工具,能够带来非常多创新和创业的机会。

  同时,她也对小程序创业者表达了提醒:“小程序其实是在巨头生态里诞生出来的,如何和巨头相处,这是所有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都要思考的严肃问题。”她希望创业者们能够在这种生态之下努力保持住自己的独立性,因为“失去独立性不可能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在致辞中说:“小程序不仅仅是新的商业操作系统那么简单,重要的是伟大的公司孕育于此。”

  吴声预测,2018年小程序最大的机会将会是“小游戏Plus”。如果能够以小游戏这样一个完整的项目思维和产品能力再去定义电商、零售及知识产品的分发,会产生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他认为,小程序是基于互联网基础设施形成的一种全新的组织方式,创业者们需要以一种独立品类的思维来看待小程序。

  在路演现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采访了六位投资人和六位创业者,他们分享了对小程序的见解。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我经常用的还是一些生活服务类的APP,包括京东、大众点评、每日优鲜等,主要是因为它们短链、高效,可以快速地进行调取。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我并不是一个小程序的“重度患者”,唯一一个常用的是大众点评,并且我一般只是在进行分享时才会用到它的小程序,平时仍然是使用APP。

  经纬中国副总裁戴旭:我用的比较多的一个是Plum,一个是微信发票助手。Plum 是一个二手时尚电商小程序,我经常在上面买卖东西。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我比较常用的小程序是腾讯企业邮箱、大众点评、摩拜单车等。使用邮箱是因为现在大量的工作场景在微信上,我就用微信去check邮箱,大众点评是因为我想把一个独立APP的信息传递到我的微信生态圈,有一个小程序介质会比较好,常使用摩拜单车是因为我不想下载APP,我常用的小程序多是这三类原因。

  沸点资本副总裁马兰 :美拆,一款电商类小程序。从女生角度来说,这个小程序更适合我,它会推荐很多好新的化妆品,我可以多多去尝试。因为我在他们的社群里,看到感兴趣的内容就会打开。小程序是一定要在社群里玩的,大家更多是看到内容,被吸引进去再进行下一步消费。

  熊猫资本副总裁丁一丁:小立报名,因为每周我们都会打球,打球前会在群里发小立报名的小程序。易项风声我也会看,其实就是投资圈的无秘;还有摩拜单车、大众点评这些比较高频的工具型小程序。

  2、在电商购物时,你会首选小程序还是APP?有观点表示,小程序将会取代99%的APP,你怎么看?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我基本上是用小程序。至于“小程序会取代99%的APP”,我觉得不能这么说,小程序的前提是在一个特定的场景及新的生活方式之下,没有更重的交互,那么它可以完整地替代APP。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我更倾向于使用APP。小程序的核心是一个分散性的入口,它可以在人群之间进行裂变式传播,在传播上更加突出,但入口并不突出。它更加适合分享型的APP,并且它主要是在微信朋友间的口碑传播和分享,所以更适合分享类的采购。

  如果是拼团模式的电商,肯定要用到小程序。相较而言,APP的门槛要高一些,不太利于传播。但人们的购物习惯大多数已经固定,并且即搜型的购买在小程序上是非常低效的,我不会在拼多多上购买一桶油,因为还要拼5个人,我觉得累。

  经纬中国副总裁戴旭:我目前会比较倾向于用它的APP,小程序的体验还是没有原生APP完整。比如京东、淘宝这类我已经非常重度使用的应用,在有小程序这个东西之前我就已经在手机上装好了APP,所以也不会给我增加更多的成本,反而在消息推送、页面流畅度等方面, APP的表现更好。对于新兴的电商平台来说,小程序则是获取流量的比较好的选择。

  我认为小程序会对APP有一定程度的替代,一些比较浅的功能是可以在微信里面去实现的,用完即走,也比较符合用户习惯。但是一些比较重度、交互流程比较复杂的体验,大家可能还是会倾向于安装独立的APP去承载更多功能。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我很少在小程序上买东西,因为主要的电商平台APP都已经下载了,体验更好。

  大家都说未来使用频次不高的APP可能会被小程序替代掉,其实有可能是这类APP本来就存在不下来,而且它们即便以小程序的业态存在,这种使用频次特别低的小程序是不是能立得住还不一定,现在还不太好判断它们具体的关联性有多大。

  沸点资本副总裁马兰 :某些场景下我会选择小程序。我平时忙得不会想着去购物,但如果在群里,别人发来了一个小程序,写着这个眼霜很好用、有什么成分,会打到我的需求,我就会被吸引点进去并购买。

  有了小程序,还是需要APP的存在。小程序是抓住碎片的一点,APP会有更多重度的功能。它主要还是给APP引流,会更亲密地链接用户,还有就是“玩”的属性,促进用户的互动。

  熊猫资本副总裁丁一丁:我还是首选APP。因为我的购物场景比较固定,我不是那种会冲动消费、平台推荐了东西会立刻买的用户。小程序的消费频次对我来说不是最主要的频次。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小程序体验不太好的地方在于找到它比较困难,唤起机制不太好,另外在小程序里购买东西时跳转不如在APP里舒服。

  小程序现在有一个问题是怎么样利用微信生态圈做后续运营,只有很刚需的小程序,我会自己去找,其他的就只能等它自己Push。小程序怎么在比较好的时机和用合适的方式在我需要的时候找到我是个难题。

  沸点资本副总裁马兰 :现在用的基本上都很顺畅,真正好的产品就是极简的三步之内搞定,点击、购买(分享)、结束。但是有一点不好,比如我有优惠券,在我回去找的时候,很有可能就过期了,或者还要再转给其他人才能兑现,这是有一点欺骗在里面的。真正好的产品应该少一点“欺骗”,还是要多沉淀用户。

  熊猫资本副总裁丁一丁:目前我的使用感都还好,现在小程序都还比较轻,链条都比较短,没有哪个做的体验特别不好的。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一个是小程序生态服务,一个是小游戏加零售及小游戏本身。

  小程序本身是一个新操作系统、新的产品,它里面有许多独立的品类,它们往往会以小程序工具的形式出现。像阿拉丁这样的统计平台,还包括有赞,都是为小程序生态服务的,能有很好的赋能,这种称为工具属性。

  第二个类型是小游戏属性,游戏本身和小程序电商都是这种属性。我之前说拼多多是小游戏,也是这个逻辑。它们本质上并不是社交、广告、游戏、电商的叠加,而是一个独立的产品、生态、品类。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小程序电商,主要是分享型的电商。它后面还有很多机会,毕竟才刚刚开始,红利还在。而且小程序的用户足够下沉,在下沉里面还有市场。我们之前传统的互联网、APP都是在服务头部城市,真正的用户下沉现在才刚刚开始,可能会有很多二三线城市的项目冒出来,继续往四五线城市走。

  经纬中国副总裁戴旭:小程序是一个很好的吸流量的工具,比较便于传播,所以我比较看好三种类型的小程序。第一类是可以快速获取用户的小程序;第二类是能够形成用户留存的小程序;第三类是能够通过小程序跟用户之间建立服务,无论是线上商品的售卖还是线下服务的售卖,建立跟用户的连接。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小程序项目我更看好它对于新零售的赋能作用,这一类项目先以工具切入,很多线下商户很需要一个工具加运营方式方便它运营老用户,同时在线上带动流量。我觉得这一领域有大量机会,但难点在于怎么去做,有了工具以后怎么协助商家做运营。

  具体考量上,首先在于它作为一个工具好不好用,然后看有没有一套运营思路,这就要求创业者对生意本身有了解才能针对性去做运营,最后to B的企业级应用绕不开BD能力。

  沸点资本副总裁马兰 :我们更看重用户。我们作为长久的VC,不会关心它短时间内赚多少钱,而是看重它在用户这环能做到什么。小程序一般都会切到很垂直的用户,所以如果你把用户运营得很好,就是很有价值的,主要还是看用户群体、运营手段、内容(商品)会不会打动人,属于什么领域反倒不太重要。

  熊猫资本副总裁丁一丁:本质上小程序底层的变量就是流量的变量,小程序通过微信触达了很多以前无法触及到的人群,也出现了很多新的玩儿法。目前小程序最利好的其实是那些已经长得很大的、传统互联网里那一拨有流量的公司。如果要在这个领域投资的话,我们会投一些相对比较年轻、有新的玩儿法的,可以快速试错的团队。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小程序才刚刚开始,我不太认为现在的小程序投资存在泡沫。相反,现在很多创业者都是在讲要用小程序去赋能什么,这个也不能说是错,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小程序作为一种独立品类的机会,现在很多人都没有充分地拥抱它,还是用一种传统的互联网思维来看小程序,这是一种非常舍近求远的做法。

  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大家在抢项目的时候,可能会对项目本身实际的估值有一些溢价,这是存在的,也挺常见。但要说巨大的泡沫,我目前并没有看到。

  经纬中国副总裁戴旭:我觉得不能说是泡沫。小程序是一个能在微信里比较快速传播、获取用户的方式,大家因为很难得又抓到了一个新的获客方式,资本方面也相对比较激动,愿意去付一定的溢价,去赌它未来的高增长。

  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我觉得还好,目前融到大钱的小程序项目还不算多。泡沫可能是个中性词,因为有时候有一定的泡沫才会有好的创业者进来,项目才会越做越大。

  我很看好整个小程序生态环境之于传统这个业态的加分效应,它相当于把一个精准的关系链直接搬到线下去,如果是这样的市场,有一定的泡沫很正常,但这个泡沫不是非理性的,说明大家还是看好未来小程序能够给已有的商业链条赋能的价值。

  沸点资本副总裁马兰 :我觉得还好,不是每个行业都有泡沫。我们主要还是看老百姓对这个事情的认知,老百姓不知道什么是小程序,他们可能觉得这就是个“帖子”,点开后发现原来还有“广告”,但如果正对需求的话也就消费了。小程序足够轻,成本、门槛很低,它会在微信的生态里活得很好。

  熊猫资本副总裁丁一丁:投资其实永远都会有泡沫,我是比较看好小程序的。也许小程序不是一个最终的形态,它将会是去中心化、未来承载信息内容和各种服务的一个新载体。未来也有可能会有更新的业态出现,但我还是认为,微信互联网可能是未来一个主要的载体。

  波比英语创始人荀向东:先做的小程序,因为小程序比较浅,承载不了太多的内容,交互效果也一般,所以现在在用微信网页版,同时正在开发APP。一开始不选择APP的原因是,审核很多,速度慢。

  非码科技创始人兼CEO Derrick:我们公司主要做小程序,公司有70%的业务放在小程序上,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第三方应用如美团等都要接进来,因为有很多门店需要连接整个生态。

  企迈云商创始人兼CEO王友运:之前,我们主要是做定制APP商城,2017年初开始做电商,小程序出来后就开始All in小程序第三方服务,2017年底开始转型做新零售的解决方案。

  生日管家联合创始人刘杏坛:我们先做的APP,小程序做得也比较早,目前已经开发了200款小程序。

  小V咖CEO张宏达:不会。因为小程序无法支撑复杂的操作,我们的认证、大部分应用都依靠APP端。

  波比英语创始人荀向东:不会。未来我们会用小程序构建一个流量矩阵,但不会把它当做最重的、客户服务的点。因为小程序路子太窄,比如目前在朋友圈都无法分享小程序,必须生成图片才能分享出去,操作比较复杂。

  企迈云商创始人兼CEO王友运:我们认为小程序只是触客的一种方式,但也是最方便的一种方式,最好推的一个渠道,所以我们的重心会放在小程序上。

  递名片创始人宋敏杰:目前的规划是产品形态都基于小程序,但是未来还不确定。我们觉得小程序这种应用形态和我们公司的产品、业务比较契合。

  波比英语创始人荀向东:我会专注聚焦微信平台。在线教育其实对流量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小程序的范围就不用很广。只要先把几十万用户圈起来,服务好,这能成为一家优秀的教育公司。

  非码科技创始人兼CEO Derrick:未来业务的重点还是会在微信上,因为很少有一个生态能有微信这么大。但企业应该保持开放性,如果有新的小程序,商户有新的需要,我们还是会去做,包括阿里的小程序。

  递名片创始人宋敏杰:我们也会考虑其他平台,大家在做名片时可能会到百度搜索一些设计模板,作为差异化场景的引流手段,我们也会考虑把名片设计的功能放到百度小程序上。

  生日管家联合创始人刘杏坛:除了微信,我们也有在做支付宝的小程序,比起微信转化率更高。我们和淘宝也在谈小程序的合作,但是淘宝的的小程序需要以店铺为单位,且只有当用户在这个店铺一定范围内才能使用,但这个对我们来讲很难兼顾成本。

  企迈云商创始人兼CEO王友运:我们主要发力在微信和支付宝,我们是支付宝最早的服务商之一,跟他们合作做了很多插件。至于小程序平台我更看好微信,因为微信的流量更大,而且有社交的属性。

  小V咖CEO张宏达:第一,担心平台政策的变化;第二,小程序是一个只进不出的流量池,目前开放程度还不够,作为留存用户的工具还可以,把它作为流量入口是有风险的,流动性不强。

  非码科技创始人兼CEO Derrick:最担心的可能是整个生态健康的问题,如果平台的政策发生改变,或者平台的生态发生变化,我们在里面做的东西不能够很好的落地,就会很麻烦。

  企迈云商创始人兼CEO王友运:主要是政策问题,会受到很多方面的限制。比如在支付上,政策要求不能跨主体支付,但有很多场景是需要跨主体支付的,所以很多东西会比较受限。

  波比英语创始人荀向东:我最担心的其实是封号。举个例子,我们平台现在每天有几千流量进来,一个账号加好友,每天都是有上限的。如果哪天不小心突破了这个上限,或者有人投诉,微信一下把账号给封了,一个攒下几千用户的手机号就白白废掉了,也没法给潜在用户展开下一步的服务。

  递名片创始人宋敏杰:没有比较担心的问题。我觉得小程序的大方向是对的,微信已经成为一个普世的即时通讯工具和社交平台,包括微信支付在内,已经搭建好了非常完善的基础设施,在微信里做一些垂直场景的小程序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微信搭建好了底层服务,里面包含了朋友圈、社群、支付等,小程序创业者在这个基础上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虽然微信小程序也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明显能感觉到进步。例如,如果之前大家在朋友圈疯传一个小程序可能会被封掉,现在只会把朋友圈的入口封掉,小程序还可以正常用。

  生日管家联合创始人刘杏坛:不太会担心小程序生态的问题。这两年大家已经明显感觉到APP的推广成本太高了,而对于小程序,微信能够提供的流量就是很大的支持。

  早期可能有一些人不太看好小程序,但随着小程序的功能越来越多,给到早期开发者的红利,特别是流量的自然增长红利,其实已经足够了。

  小V咖CEO张宏达:存在泡沫,大部分小程序是不活跃的,60%的小程序流量是没法变现的,没法养活自己。未来的小程序的逻辑,可能比二八法则还要残酷,可能是一九法则。因为它的活跃度相对其他媒介要差一些,工具性更高,而且早期也很难形成长尾。

  波比英语创始人荀向东:我认为小程序创业这个概念其实不应该炒的那么重,小程序其实只是一个入口,一个平台,而创业的核心是解决用户的本质需求。小程序创业应该是利用微信平台让用户更方便。所以我不认为存在泡沫,我很看好创业者在为了用户方便的情况下将更多产品切入、转向小程序方向。

  非码科技创始人兼CEO Derrick:我觉得现在小程序的泡沫不是大,是太小了。小程序就是一张“皮”,我们只要把“骨和肉”做好,“皮”的问题可以随着大环境变化而变化,内容在任何环境都能发挥作用。我们企业就是要在整个生态的博弈与协作中做出最大贡献。

  企迈云商创始人兼CEO王友运:我认为没有太大的泡沫,小程序是H5的一种升级,让大家体验更好。资本可能有泡沫,但小程序本身是没有泡沫的,而是一种技术的升级。

  递名片创始人宋敏杰:整体是有些过热的,一些传统的应用并不适合迁移到小程序来。但同时也有很多空间还没挖掘出来,比如基于更多场景的娱乐性小游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admin